青山网络推广:和朋友捡到一笔钱,分钱之后朋友离奇死亡…

作者:网络 来源: 网络 时间: 2018-12-22 22:43 阅读:

     前两天去朋友小虎老家玩,在山中玩的时候,下起了大雨,就到一破旧房子避雨。

意外中,发现了一咖啡色的皮箱,是那种很陈旧的皮箱。

当时心中好奇,就打开了箱子,没成想,里面装满了钱,我和小虎乐开了花,就将钱给平分了。

可在分钱的时候,我发现,在箱子底下有一双红色的绣花鞋。

这鞋子很新,是那种民国时期的绣花鞋,心中莫名发凉,问小虎的时候,小虎说晦气,就将鞋子给扔掉了。

我本来还想捡回来,小虎拦住我解释说,在他们这个地方,很多赌徒会到山里来赌博,而大部分怕被抓的赌徒,就会带箱子。

跑的时候会把箱子藏起来,为了防止被人捡走,他们会往里面放一些邪门的东西,吓唬一下胆子小的人,也算是多了一分措施。

而刚好前几天,他听人说,老家这里刚好端掉一个赌窝,应该是那些赌客留下来的。

他那么一说,我也就放心下来了,没有再多想,毕竟分下来有十几万呢,不拿白不拿。

这一天,在雨停下后,我们提着皮箱回去了他的老家,没有过多停留,直接回去了市区。

等回到家里,我就给女友曼曼打电话,说带她去旅游。

曼曼很开心,因为跟她恋爱五年,我都属于比较贫困的状态,所以老想着发财好好带她去玩。

而这一次有了这意外之财,肯定先带她去好好放松游玩一下。

就这样,在市区没呆一天,我就和曼曼去外地玩了。

可没玩几天,在一个夜晚,我接到了一个电话,电话那头是小虎的女友,她打电话来,说小虎自杀了。

我当时就蒙了,因为两天前他还好好的啊,就对那头说别乱开玩笑,那头就说没有开玩笑,让我赶快回去。

她这么一说,我感觉也不像开玩笑,也没有心情玩了,就跟曼曼回去了市区。

回去后,小虎确实死了,我托人问了一下小虎的死因,警方并没有说太多,只是告知小虎确实是自杀,这是根据现场勘测出来的。

我听是这样的情况,心中虽然不能接受,但死者已逝,警察给了这个答案,我也不好追问。

心中难受,在接下来几天,就帮着朋小虎家里忙活了一下他的后事。

等回到市区的时候,曼曼说她妈妈给她打电话,让她晚上回家,我就先送她回去了,然后回去了自己家。

一回到家,我感觉全身疲惫,洗澡之后就睡下了。

这一夜,我噩梦连连,一晚上都在做噩梦,梦到自己在一树林中不断的跑,身后有一道红色身影在不停的追。

最后跑到了一破旧小屋门前,就看到小虎站在那里,他一看到我,就让我往别的地方跑,可我刚回头,就看到了一张惨白的脸,那脸没有眼珠,眼眶空洞。

当即,我就醒了,连忙看向四周,却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老式的八仙床上。

这一下我蒙了,我不是在家的么?

就要起身,可刚动一下,就感觉肩膀有什么在爬动,顿时回头。

这一看,我感觉心脏猛的一缩。

一张惨白的脸出现在我的视线中,那眼眶没有眼珠子,此刻嘴角挂着微笑。

下一秒,我嘴中大叫,再次睁开了眼睛。

当看到房间的灯光时,我心脏还在加速,好一会儿,我才回过神,摸了一把额头,原来是梦中梦啊。

可为什么这梦这么真实。

仔细回想梦中的情景,尤其是朋友站着的破旧小屋,我怎么感觉那么眼熟呢?

揉着脑袋,我点了一根烟,刚点火,我眼神猛的一缩,捡钱的地方?

难道说,小虎不是自杀?

想到这里,那梦中看到那张惨白的脸出现在脑海中,难道说,我和小虎撞了邪?小虎被害死了?

这么一想,我又感觉荒谬,这都什么年代了,我怎么能想这些玩意。

再说了,一起分的钱,怎么我就没事!

摇摇头自嘲一笑,感觉有点渴,就起身去倒水,可刚开房间门,就听到外面敲门声响起。

眉头一皱,这都十点多了,是谁啊。

想着呢,我先喊了一句,外面没有人回应,就顺着猫眼往外看了看,这一看,也没有人啊,就打开了门,左右看了一下后,楼道空空。

暗骂了一句自己魔怔了,就要关门。

可刚要关门的时候,我目光落在了门口,这一看,我差点没吓瘫在地上。

就见门口摆放着一双绣花鞋,而在鞋子的边上,是一叠的钱,我这一下瞪大了眼睛,下意识回想起了做的梦。

足足好几秒,我都没回过神,揉了揉眼睛看门口,那绣花鞋鞋面鲜红,跟染了血一样。

再看绣花鞋边上的钱,那一踏踏钱无不触动着我的视觉神经。

下一秒,我看了一眼楼道,空无一人,可这东西是怎么回事?

难道真的是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?

想着,我将鞋子和钱拿进了房子,放在桌子上后,我大概数了一下钱,一遍数完后,我心咯噔就是一下。

这钱的数目,竟然和那天我跟小虎捡到钱时对分数目相同。

再看绣花鞋,我本能的想起了那天扔掉的那双,盯着鞋子看了好久,我猛然一巴掌拍在了脸上,火辣辣的疼痛告诉我这是真实的。

这一下,我是真怕了,嘴中呢喃道:“不可能的,不可能的,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!”

说着话,我就感觉身下震动。

我人一跳,呀的一声叫了起来。

低头看去的时候,才看到是手机震动,看向来电显示的时候,我心底防线彻底崩溃,因为来电的名字,赫然是小虎。

大叫了一声,将手机甩飞,拉开门,就冲了出去,一路狂奔,一直到马路边,我才停了下来。

看着明亮的路灯,心中的恐惧才缓缓褪去。

好一会儿,我的思绪平静下来,回前后的事情,我虽然不相信有鬼,但现在不得我不信。

那钱,我可以认为是有人恶作剧,但那鞋子是不可能的,那可是在乡下的绣花鞋,当时我亲眼看到小虎扔掉的,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?

再回忆梦中梦到的那张脸,我心里有了一丝猜想,可越想心里越怕,就想要找地方报警,可很快,我又迟疑了,我这话会有人信么?

而且,按照事情原委说的话,我已经花了那笔钱,怎么补回去?

想到这里,我放弃了,想要去找曼曼,但想了想现在的时间,都凌晨四点了,吵醒她也不好,就咬咬牙,往边上一家网咖过去了。

这一夜,我待在网咖人多的地方过夜,一直到第二天,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。

刚到小区楼下,就看到了警车停在楼下,周围聚集了不少人,楼栋口拉起了警戒线。

心中疑惑,这是怎么了。

刚迈步上前的时候,就看到一个妇女跟随着几个警察出来,嘴中嚎啕大哭,当走过我身边的时候妇女看了我一眼,那眼神十分的古怪,说不出什么意味。

我本来想问问,但看有警察在,就忍住了。

而这个妇女我是知道的,就是住在我对门的,是一对中年夫妻。

不过并没有深交,因为他们好像回来的都比较晚,偶尔碰到过一两次,也就是打了招呼而已。

想着呢,就听边上有人开口:“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

“我也不清楚,早上起来下来的时候,就看到这家男人坐在楼梯上,哪里知道死了,现在想想都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他喝醉了在那睡呢!”

一个貌似我楼上的大妈说了一句。

我这时候回头看了她一眼,这大妈一看到我出声道:“小伙子,你难道也不知道么?我记得你们那层都是出租的,你好像就租在这户人家对面的!”

听到这话,我咽了咽喉咙,回答道:“那,那个昨晚我没在,去网咖了,也不知道这怎么回事!”

“这样啊,那你这几天自己注意点,这种事啊,不吉利!”

大妈建议了一句,我微微苦笑,没再说什么。

本来还想趁着白天去休息一下,这会儿发生这种事情,想想昨晚的事情,再加上对面死了人,这事情怎么那么巧?

这么一想,我咬咬牙转身离开,这太邪性了。

接下来一路,我脑子絮乱,不时会想起昨晚做的梦,还有那双绣花鞋。

最后是那妇女的眼神,感觉这些事情有些古怪,尤其是那妇女,她老公死了,她那么古怪看我干嘛?

越想,我就越感觉瘆得慌,难道跟我有关么?

这个想法一出来,我立马摇头,这怎么可能和我有关,如果和我有关,警察就该抓我了。

想到这里的时候,就感觉肩膀一疼,看过去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撞在了电线杆上。

人清醒了几分,但却越发的恐惧。

回想昨晚的一切,还有早上发生的事情,是那么的不真实。

那些梦,还有小虎来电,再加上早上有人死去,难道这一切都只是巧合?

还是说,真的有脏东西在作祟。

想了良久,我知道这样下去不行,我总不可能天天跑去网咖蹲着。

但要是说报警,之前就不能说,因为我说不清钱的来路,还有钱已经花了我也没法补。

而现在,就更不能说了,对面那户人家刚刚死了男人,要是真跟那绣花鞋有关,那我不是撞枪口了么?

可这么下去,也不是也不是办法,要是这么熬下去,我自己怕是要第一个熬不住。

这么想的时候,我就摸了摸兜,兜里还有小千块钱和身份证,不管怎么样,先找个地方好好休息,不然自己的精神都要崩溃掉了。

之后,我找了一家离家近一点的宾馆住下,住下后,我就 给曼曼打了电话,告诉她我没在家,手机落家里了,让她有事直接来宾馆找我。

曼曼就问我为什么没事住宾馆,我昨晚对面死了人,感觉有点邪气,就想避几天。

我这么解释曼曼也没多怀疑,我也不是不告诉她,而是我昨晚遇到的事情,别说是她,就是我自己都感觉害怕,要是把她给吓到就不好了。

随后,和曼曼扯了几句,我挂了电话,躺到床上后,人已经困的不行,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。

这一觉,我一开始还是踏实的,但后来又做梦了。

这次做的梦很怪,在梦里,我似乎来到了一座古宅,宅院很大,到处挂满了白灯笼,有点渗人。

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梦中干什么,因为我根本就操控不了自己。

当我走出一个院子的时候,突兀就看到了小虎。

一看到小虎,我心咯噔就是一下,然后就听他喊着什么快醒过来,让我快跑,上来就推我。

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,就问他什么意思,可没等我反应他就将我推飞了出去。

耳边依稀听他说什么让我去他老家,我也没听清,再看四周的时候,就看到前面有一颗老树,是一颗巨大的老树,树上赫然悬挂着一个红色的身影。

我看过去的时候,眼睛猛然睁开,人从床上猛然坐了起来。

因为那梦中红色身影是一个女人,嘴角挂着冷笑,那脸是曼曼!

我这一下吓懵逼了,看向周围,确认自己还在宾馆中,才抹了一把额头,暗暗叹气原来是梦。

好一会儿,我脑子都是梦中的场景,因为这梦太真实了,好像真的就发生过一样。

尤其是那古宅,我可以确信,我这辈子都没有去过。

仔细回想梦里小虎跟我说的话,我努力让内心平静,好几秒后,我自顾自呢喃了一句。

“小虎让我醒过来,难道那是他的托梦?知道我睡觉?可为什么叫我跑呢!”

说着话,我感觉有点尿急,起身就去卫生间上厕所,等上完厕所出来的时候,我下意识看了出口处玻璃一眼,这一看我人蒙在了原地。

心在这一刻颤抖,看过去,镜子里的人还是我自己,让我惊悚的是,脸上莫名出现了妆容。

紧紧握住拳头,我连忙回头看了一圈,确认没什么东西,我哆嗦着身子到卫生间看向了镜子。

仔细看去,我完全被自己吓到,脸色惨白,柳眉纤细弯曲,嘴中上有一丝殷红,这分明是一个女子的妆。

看着镜子几分钟,我猛然回过神了,打开水,就开始冲自己的脸,嘴中不断念叨不可能,我有点被吓魔怔了。

等做完这一切,确认脸上没有装束了,我回到了房间,刚回到床边上,就看到床边柜子上放着瓶瓶罐罐的东西,连忙跑过去看,才发现那些都是化妆品。

回想自己刚才的妆容,我惊魂未定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难道说,是有人在整我?

这么想着,我努力让自己平静,同时告诉自己从小到大坚信的东西,无神论。

不可能有什么鬼魅,一切都是我自己吓自己。

但想着想着,我却忽然听到了一点声音。

好像是有人在走路,奇怪的是,这声音不是什么高跟的声音,也不是皮鞋的声音,因为那两者的声音十分的清脆。

更让我恐惧的是,我今天住进这宾馆的时候,曾注意这宾馆的走廊是用地毯的,怎么可能会听到这么重的脚步声呢?

一定是我吓魔怔了,幻觉,一定是幻觉。

我想着捂住了自己的耳朵,而这一下也不敢睡觉了,看着这床头的化妆品,再看着四周,自己蹲在地上,就这么看着。

可能后来是真的太累了,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过去的,再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了,而诡异的是,这一次没有再做噩梦,也没有再梦到小虎。

醒来的时候,天已经大亮,我在醒来的第一刻,就冲进了卫生间,看镜子里的自己,脸上没有再出现妆。

这让我缓了一口气,几秒之后,我脑子里有了一丝想法,会不会真的有人在恶作剧呢?

可自问我平生比较宅男,屌丝中的战斗机,是真不可能得罪什么人。

并且,这可是宾馆,我进来的时候,都锁好门了,就算服务员有房卡都不能进来,要是人为恶作剧,又是怎么进来的呢?

想到这里,我摇摇头,看了一眼床头柜,陷入了深思。

好一会儿,我都坐在床上没有起身,正当我沉吟的时候,门铃突兀响起,就听到打扫的阿姨在外面喊我,说让我开下门。

我也不是第一次住宾馆,说我房间不需要打扫,还续住。

按照平常清扫的阿姨肯定走了,可我说完,阿姨却让我开门,说门口有一双鞋,不知道是不是我的!

我听到这话,人咯噔就是一下。

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赞助推荐